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丽水清风>>微言堂

廉政美文| 淡之美

发布日期:2018-02-09 来源 :丽水市纪委市监委网站
 

  【2018年第06期】

  淡,是一种至美的境界。


  水墨画,就是深得淡之美的一种艺术。


  在中国画中,浓得化不开的工笔重彩,无疑是美;但在一张玉版宣上,寥寥数笔经营出的一个意境,也是一种美。前者,统统呈现在你眼前,一览无余;后者,是一种省略的艺术,墨色有时淡得接近于无。可表面的无,并不等于作者心中的无,观众眼中的无。那大片大片的白,其实是给你留下的想象空间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”有时,没画出来的,要比画出来的,更耐思索。


摄影 邓寅初

  一般说,浓到好处,不易;然而,淡而韵味犹存,似乎更难。


  人生,其实也是这个道理。浓是一种生存方式,淡也是一种生存方式。两者因人而异,不能简单地以是或非来判断。


 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不管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还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只要有人存在于你的周围,你就会成为坐标中的一个点,而这个点必然有着纵向和横向的联系。于是,构成了家庭、邻里、单位、社会中的各式各样纷繁复杂的感情关系。


  

  摄影 胡雯

  夫妻也好,儿女也好,亲戚朋友也好,邻居同事也好,你把你在这个坐标系上的点,看得浓一点,你的感情负担自然就重;看得淡一点,也许就可以洒脱些、轻松些。


  譬如交朋友,好得像兄弟一样,自然是够浓的了。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肯定是百分之百的淡了。不过,密如胶漆的朋友,反目成仇的又何其多?倒不如像水一样地淡然相处,无昵无隙,彼此反而更融洽些。


  物质的欲望固然是人的本能,占有和谋取,追求和获得,大概是与生俱来的。清教徒当然也无必要,但欲望膨胀到无限大,或争名于朝,争利于市,或欲壑难填,无有穷期,或不甘寂寞,生怕冷落,或欺世盗名,招摇过市,得则大欣喜、大快活,不得则大懊丧、大失落,神经像淬火一般经受极热与极冷的考验,难免要濒临崩溃边缘。疲于奔命的劳累争斗,保不准最后落一个身心俱瘁的结果,活得也实在是不轻松啊!其实,看得淡一点,可为而为之,不可为而不苛求,那么,得和失,成与败,就能够淡然处之,而免掉许多不必要的烦恼。


  人生在世,求淡之美,不亦乐乎?(作者:李国文)


分享到: